默认搜索
  • 杭州租房众生相:90后租房人群都这么说的、
  • 日期:2021-09-14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2012年7月15日,最热的时候来到了杭州。当时住在东新园的求职公寓,房子被二房东做成隔间房,一个房间放三个上下铺,一天8块钱。来杭州5年,换了5个地方,从城东搬到城西,再到城北,然后又搬回城东,就差城南了,现在租在三里亭小区。

  当时刚毕业,没有想太多,脑袋一热,带了行李和父母给的几千块钱,就到杭州了。没地方住,先在青旅安顿定下来,马上开始找房子了,想着先把房子安顿好,再开始找工作,于是遇到了黑中介。

  2015年3月,我从老家来到杭州,借住在朋友的房子里,那是金沙湖附近类似于酒店式公寓一样的商住楼,月租800元。房租半年一交,但是每次交租时都要涨价。

  2013年初到杭州工作,租在益乐新村3楼,城中村环境比较差。每天凌晨2点-3点,老鼠蟑螂大驾光临寒舍,所有能吃的都被翻了个遍。城中村的老鼠胖了,我却瘦了。

  在天目山路学院路旁的汇丰公寓住了三年,月租金1600元,和房东老奶奶同住,3年房租从没涨过价。老奶奶人非常好,还会帮我打扫卫生、洗衣服。现在我离开杭州,有空还想回来看看她。

  在凤起路三华园13楼,住了两年半。最难忘的经历是半夜睡觉,”咣当“一声,卧室的窗户掉,那是一个冬天,风吹着太冷,只好用宽胶带粘满窗户挡风。

  8年间,罗大伟与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婆,一共搬了8次家,农民房、单间、合租、整租套房,他都体验了,房租也从最初的430元涨到现在的2700元。

  2005年,罗大伟从外省农村考入杭州一所大学,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。2009年大学毕业,他走上了漫漫的租房路。罗大伟说,“刚毕业没钱,所以租在小和山浙江科技学院旁边的农民房,430元一个月,住了两年多。”

  罗大伟至今清晰的记得:“租房第二年,我女朋友从江苏来杭州发展,当时衣服都要晾在一个公共平台,由于经常遇到内衣丢失的情况,所以我们就搬家了。”

  这一次,罗大伟搬到了离公司比较近的莲花街炮台公寓,100多平,被房东隔出5个房间,房东一家也住里面,罗大伟租的单间每月800元。

  后来因为换工作,罗大伟搬到了浙大紫荆港望月公寓,单间带独立卫生间厨房,当然房租也涨到了950元每月。

  期间又跟人合租过城北商贸园、紫薇公寓,后来因为结婚、老婆怀孕,罗大伟开始考虑自己单独租一套。“毕竟以后家里老人要过来,合租不方便。所以在打铁关附近的焦家里整租了一套两室的房子。”

  在焦家里住了一段时间,因为房东自己要回来住,所以搬到了现在住的流水西苑。“还是两室的房子,月租2700元左右,一直住到了现在。”

  罗大伟说,“对于我来说,在杭州有地方住,就很满足了。”他甚至怀念的说,租了这么多年房子,并不觉得苦,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租房时还认识了很多好朋友。

  好在,去年G20之前,罗大伟凑钱在杭州买了一套90方小户型。今年6月底,罗大伟的新房交付了,装修交付的,只要买点家具家电,通风一段时间就可以入住了。

  “现在的压力虽然很大,每个月要还房贷、车贷、车位贷,还要交房租,现在又要开始买家具,已经入不敷出了。但好在,我们在杭州已经有家了。”

  7月,《2017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及租房趋势报告》发布,数据显示,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.9%,首次超过80后,成为租房主力。

  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,95后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,而是生活品质。数据显示,17.55%的毕业生愿意拿薪资30%—50%去租房。

  而90年的小军算是比较典型的例子,小军老家河南,2017年6月他从浙江工业大学(朝晖校区)工业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。

  毕业后,小军并没有回河南老家发展,也没有从事所学专业相关工作,而是选择转行金融行业,做了一名证券量化分析师,月薪税前9000元,工作地点在西湖区教工路附近。

  问及为何选择转行,小军说,“传统的制造业发展太慢,工资也低,最重要的是我对证券量化分析师兴趣浓厚,属于成长型新兴行业,一方面待遇好,另一方面更看好未来的发展。”

  就像电视剧《北京爱情故事》中“北漂”或是《欢乐颂中的“沪漂”一样,在杭州闯天下的“杭漂”一族,留下来的第一关,就是租房。

  “我在网上找的房子,钱江市场后面的大关小区,60平米两室一厅,4000元/月。”小军说,另一个房间他以2200元/月的价格转租了出去,笑称自己现在是“二房东”。

  较于传统的租房模式,长租公寓似乎更受年轻人青睐。随着“租购并举”政策未来逐步落实,未来租房或将成为一种重要方式。

  “我觉得没必要买房,不用未来,现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租房过一生。其实买房子,付首付、还房贷,这跟租房没什么本质区别,房贷还不上,房子照样会被银行收走。”小军充满信心的说。